说点没用的

© medsforme
Powered by LOFTER

我终于意识到,他人对我的严重过誉已然真实地影响到了我。我沉溺在这种幻觉中不自知,还误以为始终在保持清醒。曾经我无比自信,我自信自己绝对有能力跨过陷阱,绝对不会变成自己厌恶的样子。而现在我明白,这恰恰说明了我为什么仍然年轻。 ​​​

评论
热度 ( 2 )